<u id="kezpj"><form id="kezpj"><menuitem id="kezpj"></menuitem></form></u><var id="kezpj"></var>

    <p id="kezpj"></p>
<strong id="kezpj"></strong>
    <b id="kezpj"></b>

    旅游服務 ◆ 會議接待

    0335-3159666

    您的位置:首頁 > 旅游景點 > 景點詳情

    承德普陀宗乘之廟

    承德普陀宗乘之廟 承德普陀宗乘之廟 承德普陀宗乘之廟 承德普陀宗乘之廟 承德普陀宗乘之廟
    • 1
    • 2
    • 3
    • 4
    • 5
    開放時間: 8:00-17:00

    門票信息: 普陀宗乘之廟(小布達拉宮)、須彌福壽之廟(班禪行宮)聯票80元(僅供參考)/張

    景點地址:位于河北省承德市獅子溝北側

    交通信息: 乘6路、12路公交車可到。

    承德普陀宗乘之廟簡介:

    普陀宗乘是藏語“布達拉”的音譯,因此廟是仿照西藏布達拉宮為達賴活佛前來覲見而建成的,故又有“小布達拉宮”之稱。

    它是中國古代藏式佛教寺院建筑。位于河北省承德市獅子溝北側,占地22萬平方米,為承德外八廟中規模最宏大者。建于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是乾隆為了慶祝他本人60壽辰和他母親皇太后80壽辰而建的。

    在普陀宗乘之廟碑記的兩側分別為《土爾扈特全部歸順記》和《優撫土爾扈特部眾記》,這兩塊石碑記述了約280年前一支遠離祖國懷抱,流落于沙俄伏爾加河下游的土爾扈特族的凄慘遭遇,同時也是一部描繪土爾扈特部歷盡千辛萬苦,付出巨大犧牲,終于回到祖國懷抱的悲壯史詩。

    主要建筑

    吉祥天母

      吉祥天母:俗稱“騾子天王”,是佛教里的護法神。所謂“吉祥”,是說它每年除夕能除妖降魔,叫人過太平日子。這尊佛像原放在權衡三界亭內。像高5尺6寸6分,耗紅銅約600公斤、頭等金 葉57兩,計用6400個工日,共費1100百多兩白銀,佛像造型猙獰奇特,是國內罕見。

    萬法歸

      萬法歸:是普陀宗乘之廟的主殿,位于大紅臺中心,方7間,重檐攢尖頂,上覆鎦金魚鱗銅瓦,屋脊飾以波狀鎦金瓦。寶頂呈法鈴狀。殿頂用頭等金葉14000余兩。殿四周有三層群樓環繞,每層44間。群樓現存外墻的復建工作,正抓緊進行。該殿是供清帝和各少數民族上層人物頂禮膜拜的地方。

    山門

      山門南向,由藏式城臺及漢式廡殿組成。城臺為磚石結構,前開三孔拱門,拱門上列一橫排盲窗,上砌雉碟。城臺上起廡殿,前后設廊,廊內置檻窗,兩側封實壁,面闊五楹,進深二間,單檐琉璃瓦頂,邊沿施綠琉璃瓦,中供護法神,從左至右依次為四面護法神,章古魯蓬護法神,大黑天瑪哈戛拉護法神。山門前置石獅一對,再南為五孔石橋,山門兩側設腰門,有圍墻相連。山門北為碑亭,平面方形三開間,重檐黃琉璃歇山頂,磚拱結構,封實壁,四面開拱門,下承須彌臺基。亭內立石碑三座:中為《普陀宗乘之廟碑記》,記述建廟背景及經過;東為《土爾扈特全部歸順記》,西為《優恤土爾扈特部眾記》,記述厄魯特蒙古土爾扈特部回歸祖國過程及清政府撫恤該部的情況。碑文用滿、漢、蒙、藏四種文字鐫刻,漢文為乾隆親筆。碑亭以北為五塔門,三拱門白臺形制,實壁盲窗,上砌女兒墻,白臺上立五塔,從東往西分別為黑、白、黃、綠、紅五色,每色代表一個體教教派。清代尊黃教為國教,故黃色居中。五塔門前置石象一對,為大乘派象征。五塔門北為琉璃牌坊,三間四柱七樓形制,中樓前額“普門應現”,意觀音顯現普度眾生之門。后額“蓮界莊嚴”,意為觀音道場。

    白臺群

      大紅臺南、第一部分兩側散置30余座大小白臺,成“×”形不規則布置。白臺分殿臺、樓臺、敞臺、實臺,形狀不一,體量不等,功能各異。層高一至四層,二、三層者居多,大都白灰抹面,青磚鑲邊紅色盲窗,琉璃砌頂,上檐挑出淌水長瓦。白臺為藏式平頂碉房形制,建筑用漢族磚混結構法式。有的兩座白臺組合成一處院落作僧房;有的臺上建漢式殿堂,作佛堂、鐘樓使用;有的臺頂置舍利塔;有的白臺砌成實心,只起障景增景及點綴作用。白臺群總體效果表現了西藏布達拉宮前山腳下梵字的特征。南部宮墻兩頭分置角樓,實墻白臺砌盲窗,頂部起雉堞。宮墻兩側白臺中間辟門,上起廡殿,對稱配置,供僧人進出使用。

      琉璃牌坊北為罡子殿,四面砌藏式雕房高墻,墻面設三層盲窗,東、南為一層僧房,西砌蹬道,北面僧房頂起廡殿,單檐綠琉璃瓦頂,面寬五楹,進深兩間,內供吉祥天母、四面護法神、大梵天。罡子殿東為東殿,亦稱東罡子殿,平面成“乙”形,兩層。此殿原為僧房,現供五尊密宗無上瑜伽密樂空雙運雙身修法像歡喜佛。東側從北至南依次是金剛佛母、大威德金剛、密聚金剛、勝樂王金剛、惡度金剛。密宗歡喜佛造像一般都是多頭,表多智,最頂部為本像,余為變像;多臂多足,表大力多能;腳踩妖怪,表能降妖鎮魔。罡子殿西北一套院為西殿,亦稱西罡于殿,是經堂,平面成“廠”形,正南辟門,北房兩層,硬山灰瓦頂。內供主尊吉祥天母,原在權衡三界殿供奉,文革后移此殿展出。吉祥天母為鎦金銅質造像,高116公分,身騎騾子,前后有兩個獸頭人身的小型造像,底盤為大海。全組造像用紅銅1196斤,黃金57兩,用工6425個。據《吉祥天母經》記載,吉祥天母為觀音變像,是達賴喇嘛的護法神,每年大年初一她騎著太陽下界巡視天下各方,驅除妖魔,保佑眾生平安。藏區佛教徒每年藏歷十月十五日都要把吉祥天母像從大召寺抬出游行示眾,以保人事平和,風調雨順。吉祥天母像西供長壽佛九尊,藥師佛12尊,均為銅質。

    大紅臺

      大紅臺位普陀宗乘之廟最后,位置最高,面積1.03萬平方米,因巧妙利用地形將幾組建筑連成整體,視覺上進行夸張,更顯體量龐大。正面基層是白臺,實心,高 17米,下部砌花崗巖條石,上部砌磚,白灰掛面,壁設三層梯形盲窗,東西兩面砌石階登道直達白臺頂部。白臺東南角有面闊五楹、進深三間的“文殊圣境”殿。西部為千佛閣,四周圍廊(現已坍塌),閣內供蒙古王公向皇太后敬獻的千尊佛像,中立《千佛閣碑記》為乾隆三十五年御制。閣內有條幅曰:“妙相合瞻干利資諸福,繁釐同祝萬歡洽群藩”。

      白臺東為啞叭院,是皇帝進廟上香時僧人回避之所。白臺之上起紅臺,高25米,上寬58米,下寬59米,七層,一至四層實心,均置盲窗,上部三層間隔開真窗、盲窗。

      大紅臺南面正中嵌飾垂直琉璃佛龕六個,黃綠相間,漢式手法,一是標記軸線,二起裝飾作用。紅臺頂部砌女兒墻,墻下三面 (東、西、南)裝飾黃琉璃佛龕,拔檐石下置排水長槽。紅臺內里五至七層為三層閣樓,每層44間,四面合圍,亦稱群樓。

      群樓南部進深三間,通天柱四排;北部中五間進深四間,通天柱五排;群樓東側通天柱三排,進深兩間;西側通天柱四排,進深兩間半。群樓東、西、南、北橫額分別為“庋經之閣”、“大乘妙峰”、 “秘密勝境”、“極樂世界”。群樓一層分置石雕壇城六座,有如來佛、觀音、無量壽、釋迦、大威德金剛、喜金剛。群樓條幅有“瓔曼垂護花龕彩,獅象馴依鷲岑輝”;“佛剎現乾城法資筏喻,禪宗開震旦教演傳燈”;“以此無量慈同參不二,喻比有為法普度大千”;“統須彌界天護持常住,遍華嚴海會應現隨方”;“秘印妙持超四果,圓光正覺示三乘”;“現法化報身曇霏遍蔭,統先中后際象教同持”;“初地相光全總持一化,諸天梵香聚共演三摩”;“般若相常融聚五福德,菩提心并證增八吉祥”;“覺觀印圓通能仁普示,識田語清凈妙智同修”;“功德示經文香薰檐葡,莊嚴瞻相好光映琉璃”;“持法利身心眾生并濟,隨緣施愿力一切常圓”;“佛光普護三千界,壽域常開萬億春”;“寶樹交輝香不斷,祥輪常轉法無邊”。群樓頂部西北角建慈航普渡殿,鎦金銅瓦,重檐六角亭形,二層匾額“普勝三界”,殿內匾額“示大自在”,條幅“水鏡喻西來妙觀如是,月輪悟南指合相云何”。東北角建殿名權衡三界,鎦金銅瓦,重檐八角,內有額“精嚴具足”,條幅 “法界現神威即空即色,梵天增大力非住非行”。

      大紅臺東北權衡三界西建有洛伽勝境殿,面闊五楹。

    東群樓

      三層。東群樓空井靠南起戲臺,面北,方三間,三層。大紅臺西北角建雕樓,實心,起裝飾作用。群樓空井中心起萬法歸一殿,方七間四角稍間收進一半,重檐攢尖,上覆鎦金魚鱗銅瓦,四脊飾波紋,法鈴寶頂。迎門擺琺瑯菩提塔,中供紫檀佛龕,內供彌勒,東西兩側置紫檀壽字塔。供桌擺八寶、五供、珊瑚樹?勘睒淦溜L,前掛巨幅緙絲緞繡佛教掛像(高三丈、寬一丈),現無存。屏風前供釋迦牟尼,再前供宗喀巴,大殿兩側供達賴和宗喀巴像,均為紫銅雕塑,質地精良,工藝精細,身段勻稱,神態生動。殿內面北橫額一為“凈性超乘”,二為“妙德圓成”;面南橫額“萬緣普應”。殿內條幅有“獅座具神威咸欽奮迅,鷲風瞻相好普現莊嚴”;“法界朔中臺臻大歡喜,化身現上塞護妙吉祥”;“總持初地法輪資福勝因延上塞;、廣演恒沙梵乘能仁宏愿洽新藩”;“梵教流傳宗遞演,化身應現慧常融”。

    萬法歸一殿

      萬法歸一殿是全廟舉行集會和慶典活動的場所,每年七月十一日在殿內舉行佛教學位考試。臘月二十七、正月十四在此舉辦送崇活動,全體喇嘛在此念經,驅除妖魔祈求太平。清代,內外蒙古千里迢迢進此廟上香求佛者絡繹不絕。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弘歷曾在此殿接見萬里回歸的土爾扈特首領渥巴錫一行,并舉行了大型講經祝壽活動。萬法歸一殿是普陀宗乘之廟的主殿,隱于大紅臺群樓之中,殿頂高出群樓,金光閃爍。底部因三層群樓合圍,影調陰暗,光照對比鮮明,造成了宗教森嚴肅穆的氣氛,是內地宗教建筑的瑰寶。1932年,美國在芝加哥舉辦大型國際博覽會,大財閥洛克菲勒為了招睞交易,于1930年采納了瑞典人赫文斯定的進言,派人對該殿進行實測實繪,在芝加哥制造了一個與此殿同樣大小的模型,又通過各種手段在中國搜集了大批佛像、法器,于1931年用專輪運往芝加哥,在復制的“萬法歸一殿”展出,致使芝加哥萬國博覽會出現了東方文化熱,洛克菲勒大出風頭,賺了大錢,這是“昨天”的喜劇。今天,赫文斯定、洛克菲勒應當反顧這段被“遺忘”了的歷史,面對東方,說一句能夠令中國人感情上過得去的話語。據悉,瑞典建筑師麥克思·吳雷先生和幾位對中國文化感興趣的專家成立了一個基金會,已經從美國印第安納大學將“萬法歸一殿”全部構件買下,準備在斯德哥爾摩國際文化研究中心“復建”組裝。吳雷先生1989年曾來承德與主管部門協商,實地考察萬法歸一殿時,吳雷先生說:這是個奇跡。仿造得再像,終不是原本的東西。

    景點數據來自 承德普陀宗乘之廟

    消息

    返回頂部
    三个和尚在线观看免费_国产在线无码精品无码_亚洲a∨无码男人的天堂_国产自愉自愉免费七区完整版